您當前位置:當前位置:首頁 >> 礦業資訊 >> 礦山資訊 >> 國內

“十四五”期間進口鐵礦石的需求展望

  • 作者:
  • 發布時間: 2022-03-01
  • 來源:互聯網
  • 瀏覽量:119

  新冠疫情重創全球經濟,對鋼鐵行業形成顯著影響。嚴格的“清零”政策和防疫措施,使疫情對中國的沖擊相對較小,但對全球其他國家和地區形成的影響較大。2019年和2020年扣除中國大陸以外的全球鋼產量分別下降了2.1%和7.5%。2021年全球鋼鐵生產快速恢復,但在疫情對國際產業鏈供應鏈的破壞尚未得到完整修復的情況下,地緣政治的影響因素愈發凸顯,美國及其歐亞盟友對中國圍堵和限制的力度越來越大,傳導至國內的產業鏈供應鏈壓力逐漸升高。鐵礦石作為中國鋼鐵生產的主糧,80%左右的資源需要進口。國內鋼鐵企業既對進口鐵礦石供給端高度依存無可奈何,又要忍受價格話語權的相對剝奪。至少從短期來看,中國鋼鐵行業擺脫原料端依賴進口鐵礦石的局面難度極大。然而從我國鋼鐵積蓄量情況看,后期鐵元素供給的基礎正在形成,再加上國家對國內鐵礦山開發、廢鋼鐵回收加工利用以及境外非主流鐵礦開發的支持,疊加需求側下降的趨勢,“十四五”期間鐵礦石供給困境將有所緩解。

  一、全球鋼鐵生產逐漸恢復至新冠疫情前水平

  2021年是我國“十四五”的開局之年。隨著國內“雙碳”、“雙控”政策措施逐步落實,我國鋼鐵產量再次呈現下降態勢,生鐵和粗鋼產量近40年來第三次下降,前兩次下降分別在1981年和2015年。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統計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大陸地區,下同)的生鐵、粗鋼產量分別達到8.69億噸和10.33億噸,分別同比下降了4.3%和3.0%。盡管鋼鐵產量有所下降,但由于基數龐大,我國粗鋼產量占全球比重仍然超過了50%?!笆奈濉逼陂g,鋼鐵行業在“雙碳”目標約束下,鋼鐵產量難有大幅增長,對進口鐵礦石的需求呈穩中有降的趨勢。

  (一)全球粗鋼產量大幅增長,中國占比有所下降

  隨著全球經濟的重啟,2021年國際鋼鐵生產基本回到疫情前水平。據世界鋼協(WSA)發布的統計數據顯示,2021年全球(64個國家和地區)粗鋼產量為19.12億噸,同比增長3.6%。若扣除中國負增長因素,全球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粗鋼產量則同比增長12.6%;中國粗鋼產量占全球的比重為54.0%,比上年回落3.7個百分點,是自2014年以來首次占比下降。

  1990年-2021年全球和中國粗鋼產量走勢圖

數據來源:世界鋼協(WSA)、國家統計局

  1、歐美粗鋼生產快速恢復

  從全球各地區的粗鋼產量增長速度情況看,非洲增長速度最快,達到了26.7%;歐盟(27)、北美和南美分別增長了15.4%、16.6%和17.8%;歐洲其他地區增長11.6%,獨聯體增長5.6%;受中國產量下降拖累,亞洲及大洋洲地區粗鋼產量僅增長0.6%。

  2021年全球主要地區粗鋼產量增長速度情況

數據來源:世界鋼協(WSA)、國家統計局

  從全球粗鋼產量前10名國家和地區的增長速度情況看,美國、印度的增長速度最快,分別達到了18.3%和17.8%;日本、巴西、土耳其和德國分別增長14.9%、14.7%、12.7%和12.3%;俄羅斯和韓國分別增長6.1%和5.2%;中國和伊朗分別下降3.0%和1.8%。

  2021年全球粗鋼產量前10名國家和地區的增長速度情況

數據來源:世界鋼協(WSA)、國家統計局

  2、美印歐電爐鋼產量比重明顯高于中國

  電爐鋼是以電力為能源、以再生鋼鐵料為原料的煉鋼爐生產的鋼。這種短流程煉鋼與以鐵礦石為主要原料的長流程煉鋼在原料使用上有本質的區別。從電爐鋼的占比情況看,中國粗鋼生產90%以上依賴長流程,即以鐵礦石為主要原料的生產方式,并且受制于國產鐵精礦的產量不足,對進口鐵礦石的依存度很高。截止到2020年,據世界鋼協(WSA)的統計數據,全球電爐鋼產量占比為26.1%。主要產鋼國中,美國為70.6%,土耳其為69.2%,印度電爐比為55.5%,歐盟(28)為42.4%,俄羅斯為32.1%,韓國為31.0%,日本為25.4%。中國電爐鋼占比在20世紀90年代曾超過20%,但由于之后中國長流程煉鋼規模迅速擴大,電爐鋼占比不斷被稀釋,至2020年已降至9.2%。從目前情況看,美國、印度和歐盟鋼鐵生產對鐵礦石依存度相對低很多。

  1990年-2020年全球主要產鋼國電爐鋼占比走勢圖

數據來源:世界鋼協(WSA)、國家統計局

  (二)中國生鐵產量嚴重依賴鐵礦石

  相對于粗鋼產量占全球的比重,中國生鐵產量的占比更高。1990年,全球生鐵產量為5.3億噸,中國生鐵產量僅有0.6億噸,占全球產量的比重僅為11.8%。之后就呈持續上升趨勢,進入新千年后,增速進一步加快。2000年,全球生鐵產量為5.8億噸,中國生鐵產量升至1.3億噸,占全球的比重為22.7%;2010年,全球生鐵產量為10.3億噸,中國生鐵產量升至5.9億噸,占比提高到57.6%;2020年,全球生鐵產量為13.2億噸,中國為8.9億噸,占比提高到67.3%。這個比例與中國進口鐵礦數量占全球鐵礦貿易量的比重是匹配的。2020年,我國鐵礦石進口量達11.7億噸,據此估算,中國對進口鐵礦石的依存度達到82.3%。

  1990年-2020年全球和中國煉鋼生鐵產量走勢圖

數據來源:世界鋼協(WSA)、國家統計局

  二、全球鐵礦石資源呈現南礦北運的局面

  (一)澳大利亞鐵礦石產量快速增長

  進入新千年以后,中國鋼鐵產能加速擴張帶來的強勁需求,拉動全球鐵礦石產量快速增長。據世界鋼協(WSA)統計數據,2020年,全球鐵礦石生產國合計產量為23.4億噸。其中澳大利亞鐵礦石產量達到9.2億噸,占全球產量的比重達39.5%,是世界上鐵礦石產量最高的國家;巴西鐵礦石3.9億噸,占全球產量的比重為16.7%;印度和南非產量分別為2.0億噸和0.7億噸,占比分別為8.7和3.0%。上述四個國家的鐵礦石產量合計15.9億噸,占全球比重達到67.8%。其中南半球緯度位置相近的澳大利亞和巴西鐵礦石產量合計為13.1億噸,比重為56.2%,是全球鐵礦石生產的重心。從形成時間看,1990年,澳大利亞、巴西、印度和南非的鐵礦石產量為3.5億噸,占全球比重僅為35.1%。2000年時上述四國產量達到4.9億噸,占全球比重為51.5%。2010年四國產量達到10.7億噸,占全球的比重升至57.0%;從占比結構看,澳大利亞上升最為明顯,由1990年時的11.1%上升至2020年的39.5%,累計上升28.4個百分點。巴西、印度和南非的占比變化不大;從增量情況看,2020年全球鐵礦石累計增量13.5億噸,其中澳大利亞增量達8.1億噸,占全球產量增量的60.1%,比1990年產量累計增長了7.5倍,遠高于同期巴西的1.6倍、南非的1.3倍和印度的2.8倍。

  1990年-2020年主要鐵礦石生產國產量情況

數據來源:世界鋼協(WSA)、國家統計局

  (二)澳大利亞是全球鐵礦石最重要的出口國

  澳大利亞迅速成為鐵礦石出口大國,1990年時其出口量僅為0.96億噸,低于巴西1.14億噸的出口量,是全球第二大鐵礦石出口國,占全球鐵礦石出口量比重為24.0%,低于巴西占比4.6個百分點;自2001年起,澳大利亞鐵礦石出口量達到1.6億噸,取代巴西成為全球最大的鐵礦石出口國,占全球比重升至31.8%;2010年,澳大利亞出口達到4.3億噸,占全球比重進一步升至38.0%,巴西出口量為3.1億噸,占全球比重退至27.7%;2020年,全球鐵礦石出口國出口量合計為16.6億噸。澳大利亞、巴西、印度和南非四國的出口量合計為13.3億噸,占全球鐵礦石出口量的80.5%。澳大利亞出口量達到8.7億噸,占全球鐵礦石出口量的比重達到52.7%,比1990年提高了28.7個百分點;巴西、印度和南非出口量分別為3.4億噸、0.5億噸和0.7億噸,占比分別為20.7%、3.1%和4.0%,分別比1990年占比下降了7.9、0.3和4.8個百分點。澳大利亞成為全球最重要的鐵礦石出口國。

  1990年-2020年主要鐵礦石生產國出口情況

數據來源:世界鋼協(WSA)、國家統計局

  (三)中國是全球最大的鐵礦石進口國

  2020年,全球鐵礦石進口國進口量在16億噸左右,其中中國進口量占比近七成,是世界上進口鐵礦石最多的國家。從主要鋼鐵生產國的鐵礦石進口占比情況看,1990年時中國鐵礦石進口量僅為1419萬噸,占全球鐵礦石進口量比重為3.5%;日本和歐盟分別進口1.25億噸和1.4億噸,占比分別達到了31.2%和35.0%。之后由于中國長流程鋼鐵產量迅速增長,1996年超過產量超過日本成為全球最大的鋼鐵生產國,2003年超過日本成為全球最大的鐵礦石進口國,進口鐵礦石1.5億噸,占全球比重升至25.4%,超過日本2.7個百分點;2004年進口鐵礦石2.1億噸,占全球比重進一步升至31.1%,超過歐盟5.0個百分點,成為全球最大的進口鐵礦石經濟體;至2020年,中國鐵礦石進口量達到11.7億噸,占全球比重升至72.1%。

  1990年-2020年主要鐵礦石輸入國進口情況

數據來源:世界鋼協(WSA)、國家統計局

  1990年-2020年主要鐵礦石進口國占比變化情況

數據來源:世界鋼協(WSA)、國家統計局

  從2021年的最新情況看,我國從澳大利亞、巴西進口鐵礦石分別達到6.9億噸和2.3億噸,分別下降2.7%和增長0.8%;占全部進口礦的比重分別為61.7%和21.1%,合計為82.8%,比上年同期上升1.6個百分點,鐵礦石價格上漲不僅沒有帶來非主流礦占比的擴大,反而加重了供給端的集中度。預計未來5-10年中國仍將是全球最大的鐵礦石進口國,對進口澳大利亞和巴西的鐵礦石依存度仍將維持高水平。

  (四)中澳關系對進口鐵礦石資源的影響

  中國是澳大利亞第一大貿易伙伴,2020年澳大利亞向中國的進口額為611億元美元,占澳大利亞進口額比重為28.8%;向中國的出口額為1001億美元,占澳大利亞出口額比重為40.8%。近年來,中國與澳大利亞的關系呈不斷惡化的態勢。自阿博特政府以來,特恩布爾和莫里森政府均追隨美國,打壓、限制和圍堵中國,不斷制造政治和經貿摩擦。同時試圖切割政治經濟關系,意圖達到政治上緊跟美國、經濟上繼續從中國市場獲利的目的。繼2018年禁止華為、中興為澳提供5G技術以來,2021年更進一步,不僅廢止了維多利亞州和中國發改委簽署的“一帶一路”協議,還試圖收回達爾文港。這些行為導致中澳關系持續惡化。澳大利亞的戰略意圖顯然難以奏效,中澳關系陷入了僵局,對雙邊商品貿易帶來較大影響。但由于中國鋼鐵行業對澳大利亞鐵礦石依存度較高,鐵礦石貿易暫未受到達到影響。澳洲政府頻頻放言,鼓吹以中國對澳大利亞鐵礦石的依賴作為其對華外交決策上的“末日武器”,即通過控制鐵礦石出口來對中國的經濟發展形成限制手段。但由于澳大利亞經濟高度依賴鐵礦石出口,限制措施也將對澳大利亞造成極大傷害,同時也會促使中國加快尋求多元化的鐵礦石進口來源的腳步。受此警示,進口鐵礦石資源的可靠性對我國鋼鐵行業產業安全形成重大威脅。

  1988年至2021年澳大利亞金屬礦及金屬料出口情況圖

數據來源:澳大利亞國家統計局、海關總署

  據澳大利亞國家統計局數據,2021年澳大利亞金屬礦及金屬料累計出口金額達到1848億美元,占其出口總額的40.3%。從分年度情況看,自2017年以來,澳大利亞的金屬礦及金屬料出口占比大幅攀升,至2021年6月份升至50.6%。顯示出金屬礦及金屬料的出口對澳大利亞的出口貢獻進一步提高。

  從澳大利亞對中國的出口結構看,金屬礦出口額占澳大利亞向我國出口總額的超過六成。從長期來看,隨著中國鋼鐵積蓄量不斷增長,鋼鐵生產對鐵礦石的需求,無論是進口量還是冶煉鐵元素比重均呈下降趨勢。但從中短期觀察,我國對澳大利亞鐵礦石依賴度高的局面還要持續一段時間。

  三、進口鐵礦石價格將在高位振蕩

  據海關數據,2021年中國進口鐵礦石11.24億噸,同比下降3.9%;進口金額1237億美元,同比增長49.4%;進口鐵礦石平均價格達到164.3美元/噸,超過2011年而成為新的歷史峰值,同比上漲62.6美元/噸。

  2000年-2021年中國進口鐵礦石年度平均價格走勢圖

數據來源:海關總署、國家統計局

  從分年度情況看,從2000年以來,進口鐵礦石平均價格走勢大致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從2000年到2011年,總體上呈波動上行走勢。2000年的時候進口鐵礦石平均價格僅僅為26.5美元/噸,到2011年達到第一個歷史峰值164.0美元(這之間經歷了2009年的大幅走低,曾跌至79.9美元/噸,但很快再度爬升)。第二階段是從2012年到2016年,進口鐵礦石價格呈持續下行走勢,至2016年跌至56.3美元/噸。第三階段是從2016年至2021年,六年間進口鐵礦石平均價格累計上漲了108美元/噸,但2021年上漲速度、幅度明顯加快、加大,當年平均價格同比上漲62.6美元/噸,占全部漲幅的58%。

  從分月度情況看,自2016年2月至2021年8月,進口鐵礦石價格經歷了有史以來最長的價格爬升期,進口平均價格由42.8美元/噸波動上行至207.6美元/噸,創歷史最高單月價格水平(前一個峰值還要追溯到2011年的9月的175.9美元/噸),五年半的時間累計漲幅達164.8美元/噸,其中有50%的漲幅、約82美元/噸是在2021年前8個月實現的。2021年呈現了進口鐵礦石價格呈現出急漲急跌的走勢,年初為121.4美元/噸,到2021年8月升至207.6美元/噸,累計上漲86.2美元/噸。

  2006年1月-2021年12月進口鐵礦石月度平均價格走勢圖

數據來源:海關總署、國家統計局

  鐵礦石價格的飆升,引起國家有關部委的關注。農歷虎年春節后,國家發改委、市場監管總局等部委連續組織約談相關資訊企業、國內外貿易企業和港口企業,提醒告誡他們不得編造發布虛假價格信息,不得惡意炒作、囤積居奇,保障鐵礦石市場穩定運行。

  

 

2022年2月份針對鐵礦石價格約談情況表

時間

組織者

相關企業

約談內容

2月9日

發改委

市監局

鐵礦石資訊企業。

提醒告誡相關企業發布市場和價格信息前必須認真核實,做到準確無誤,不得編造發布虛假價格信息、捏造散布漲價信息、哄抬價格。

2月15日

發改委

市監局

證監會

五礦、中信金屬、中航礦產、廈門建發、冀東發展、廈門國貿、物產中大、浙商中拓、廈門象嶼等企業。

提醒告誡相關企業不得編造發布虛假價格信息、惡意炒作、囤積居奇、哄抬價格,國有企業主動承擔社會責任,助力政府保供穩價。

2月17日

發改委

市監局

瑞鋼聯、凱榮、海馳、古劍、晶茂、嘉能可、摩科瑞、托克、伊藤忠、嘉吉等企業。

提醒告誡相關企業,保障鐵礦石市場穩定運行。

2月23日

發改委

交通部

市監局

中國港口協會、山東港口集團、唐山港、曹妃甸港、連云港港以及嵐橋港。

要求提供鐵礦石港口堆存、裝卸費用標準等情況,提高港口周轉效率、防范囤聚居奇。

           

  2021年是鋼鐵行業實現利潤最多的一年。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黑色冶煉及壓延加工業利潤總額達到4241億元,同比增長75.5%。靚麗的利潤背后,中國鋼鐵行業為實現這樣的增長在原料端付出了巨大代價。即使中國的鋼鐵產量和鐵礦石進口量均同比下降的情況下,進口鐵礦石平均價格仍再攀歷史高峰。按照全年鐵礦石進口量計算,因價格上漲使中國鋼鐵行業多付出704億美元,按2021年末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計算相當于人民幣4487億元,超過了黑色冶煉及壓延加工業的全年實現利潤。國家發改委等有關部門的約談和調研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至少在短期不會改變國內鋼鐵企業對進口鐵礦石的剛性依賴和國內市場的供需態勢,進口鐵礦石價格仍有走高的可能。


  四、“十四五”期間進口鐵礦石的需求展望

  (一)中國鋼鐵生產對進口鐵礦的需求進入平臺區

  工信部、發改委和環境部今年2月7日發布了《關于促進鋼鐵工業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是“十四五”期間中國鋼鐵工業發展的政策指引。與一年前發布的征求意見稿相比,正式發布的指導意見中就碳達峰、產業布局、以及短流程煉鋼等表述有了重要調整,一是碳達峰的時間節點由2025年后延至2030年,刪掉了“力爭率先實現碳排放達峰”的表述;二是對污染物排放和能耗的硬性指標進行靈活把握,改為“研究落實以碳排放、污染物排放、能耗總量、產能利用率等為依據的差別化調控政策”;三是不再對鋼鐵產業集中度、電爐比和廢鋼比做具體要求,只保留了“鼓勵電爐鋼產量占粗鋼產量的比例達到15%”的文字表述。雖然對鋼鐵生產的限制有所放松,但國家部委多次強調,“十四五”期間鋼鐵行業將繼續鞏固去產能成果,嚴禁新增產能。2021年粗鋼產量同比下降的目標已經實現。盡管2022年限產措施還未明確下達,但大概率是只減不增的態勢。結合“雙碳”政策措施、基建和房地產投資情況,“十四五”期間中國鋼鐵生產對進口鐵礦石的需求仍將處于峰值平臺的拐點區域。

  (二)產業政策調整對進口礦高依存度有平抑作用

  鋼鐵工業是國民經濟的重要基礎產業,是我國實現工業化、加快城鎮化進程的重要支撐,為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做出了巨大貢獻。但鋼鐵行業對進口鐵礦石的嚴重依賴,構成了對產業安全重大隱患。目前較為可行的措施,一是加大對國內鐵礦山開發的政策支持,提高鐵礦石自主保障能力。2020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首次提出要“增強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加快國內鐵礦石山開發是提升我國鋼鐵工業產業鏈自主可控能力的關鍵一環;工信部在《關于推動鋼鐵工業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中也明確提出,要推動產業鏈供應鏈多元化,使鐵礦石資源保障能力顯著增強;2021年3月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中提出,“強化經濟安全風險預警、防控機制和能力建設,實現重要產業、基礎設施、戰略資源、重大科技等關鍵領域安全可控;今年2月18日發布的《關于印發促進工業經濟平穩增長的若干政策的通知》中提出了18條促進工業經濟平穩增長的具體措施,其中包括支持企業投資開發鐵礦等國內具備資源條件、符合生態環境保護要求的礦產開發項目;二是推動廢鋼等再生資源綜合利用。今年1月24日國務院發布的《“十四五”節能減排綜合工作方案》中提出,鼓勵長流程煉鋼轉型為電爐短流程煉鋼。電爐鋼能耗與碳排放量僅為長流程的三分之一,每循環使用1噸廢鋼,可以替代1.6噸進口鐵礦石,在排廢方面也明顯優于長流程煉鋼;今年2月10日,工信部等八部委聯合印發《關于加快推動工業資源綜合利用實施方案的通知》,提出通過實施再生資源高效循環利用工程,鼓勵大型鋼鐵與再生資源加工企業合作,建設一體化大型廢鋼鐵加工配送中心,到2025年再生廢鋼鐵資源利用量達到3.2億噸,擴大在鋼鐵生產的原料端替代鐵礦石的比重。三是限制低附加值鋼鐵產品出口、鼓勵生鐵、廢鋼、鋼坯和鋼材的進口,增加鐵元素在國內的循環量;四是加大國外礦山自主開發力度,實現進口鐵礦石多元化,降低供給端風險。最有代表意義的就是西非幾內亞共和國的西芒杜鐵礦,目前已探明的鐵礦石儲量超過22.5億噸,項目總資源量可能高達50億噸,整體礦石品位介于66-67%,位居世界前列。形成供給能力后,將改變全球鐵礦石供需格局,重塑國際市場價格制定規則。但由于開發周期相對較長,且易受該國政局動蕩、國際地緣政治角逐等因素影響,短期內對全球鐵礦石供需形勢影響有限??傮w來看,產業政策調整對進口礦高依存度有平抑作用,“十四五”期間鋼鐵行業鐵礦石供給困境將有所緩解。




    相關閱讀
自慰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