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當前位置:首頁 >> 礦業資訊 >> 東盟礦業政策

印尼產業變革之碳稅新規發布,行業內卷加速競爭

  • 作者:
  • 發布時間: 2021-12-24
  • 來源:互聯網
  • 瀏覽量:68

  年末將至,轉眼2022年又將掀開新的產業篇章。印尼作為鎳產業中濃墨重彩的一環,在從鎳礦主要出口國到世界第一大鎳鐵生產國、第二大不銹鋼生產國的轉型過程中,每一步決策都對產業格局變化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

  2021年在疫情影響下,中資企業各方克服現實困境,積極推進新建項目投建。面對當地日益增加的能源需求以及實現碳中和的目標提出,印尼政府對于大宗原料出口、礦業法規、新能源發電、碳排放等出臺了一系列政策。其中,燃煤發電作為目前印尼鎳不銹鋼及新能源項目的主要電力來源,碳稅政策出臺,無疑將對行業發展造成進一步影響。

  一、碳稅雙刃共存,實際落地還需觀望

  碳稅作為一項針對向大氣排放二氧化碳而征收的環境稅,以環境保護為目的,主要是通過削減二氧化碳排放來減緩全球變暖。

  2020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為319.8億噸,印尼二氧化碳排放量5.413億噸,約占全球二氧化碳總排放量的1.69%。作為世界第十大溫室氣體排放國,印尼同時還是全球最大的動力煤出口國。

  碳稅初期僅針對燃煤蒸汽發電廠(PLTU),從2022年4月1日起,印尼將對按照標準,對每公斤超過特定上限的碳當量排放都將繳稅30印尼盾,相當于每公噸碳當量約2.1美元(即期匯率人民幣13.41元)。

  自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至今,全球已經有多個國家或地區有實施碳稅。2021年10月印尼國會通過了“稅收法規協調”(Harmonisasi Peraturan Perpajakan –“HPP”)法案,重點包括實施碳稅、調高增值稅,以及刪除原本規劃的企業稅降稅草案。其中碳稅適用于對環境產生負面影響的碳排放征收,征稅范圍包括一定時期內購買含碳產品或從事的經營活動產生碳排放超過一定數量的個人或企業。印尼自此也成為實施碳稅的國家之一。

  從先進國家的經驗來看,開征碳稅將增加電力成本,進而沖擊企業的競爭力。碳稅使得替代能源與廉價燃料相比更具成本競爭力,進而推動替代能源的使用。

  1、電價上漲推高企業生產成本

  從往屆國家的經驗來看,伴隨碳稅的實施,將推高發電機的成本,而發電機又會將這些成本轉換為更高的電價,從而導致企業生產成本增加。

  印尼作為東南亞第一大經濟體,當地87%的發電來源為非再生能源,碳稅可能通過電價上漲轉嫁給下游消費者。印尼煤礦開采協會執行董事表示,希望政府可以先與產業進一步溝通后再實施碳稅,尤其對燃煤發電廠開征碳稅,將會影響電價并沖擊印尼制造業的競爭力。

  燃煤電站每發1千瓦時的電力,煤耗約為0.3kg/千瓦時,按燃燒1噸標準煤排放2.7噸二氧化碳計,單位燃煤發電量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平均為約0.81kg/千瓦時。根據中國冶金報告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噸鎳綜合二氧化碳排放量為7.4噸,折合2.75噸標準煤;目前傳統火法冶煉中經計算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為7.44噸/噸鎳,若按照中國市場50元/噸的價格計算,噸鎳碳排放成本在372元。

  印尼碳交易市場預計到2025年正式開始,當前政策只針對碳排超過限額的燃煤電廠收取每噸二氧化碳當量(CO2e)2.1美元的碳稅。而在碳中和背景下,中國已表示不再新建境外煤電項目,同時印尼計劃2030年后新能源發電廠逐步替代火力發電廠,2025年或2030年將不審批新建火力發電廠。煤電項目前景不佳、綠色可再生能源投資將成為主流。

  2、“碳稅”倒逼行業綠色轉型

  對企業來講,碳成本增加短期將對生產帶來沖擊。由于成本上升,靠燃煤發電的火電行業會受到一定影響。但長遠來看也是促進企業技術進步、產業升級和節能減排的好機會。

  例如光伏發電,根據《中國光伏產業清潔生產研究報告》,光伏發電的二氧化碳排放為33-50克/度,而煤電為796.7克/度。光伏發電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只是化石能源的十分之一到二十分之一,所以光伏發電在降低碳排放方面擁有壓倒性的優勢。

  回顧其他國家,尤其是英國,自實行碳稅以來,煤電廠發電大幅下降,且而溫室氣體排放量較低的天然氣發電以及風力和生物質等清潔能源發電將在碳稅的作用下迎來了一波迅猛增長的機會。同樣對于印尼而言,將是未來發展趨勢。

  為促進新能源發展,10月印尼擬定大幅度調整新能源電價,等待總統法案正式頒布。根據草案對水電、光伏、風電、地熱等定價做出調整。

  從新電價圖表中可以看出,與燃煤電廠的電價相比,從經濟規模上講,地熱發電的買賣價格已經非常具有競爭力,光伏發電還是高于煤電。隨著碳稅的碳稅使得替代能源與廉價燃料相比更具成本競爭力,進而推動替代能源的使用。

  二、行業快速內卷,鎳不銹鋼、新能源齊驅并行

  自2009年開始,青山開始著眼于布局印尼鎳礦的采掘、出口及鎳鐵冶煉產業,德龍等一批企業也陸續登島開墾建設,并形成了明顯的梯度劃分。截至2021年12月,印尼實際在產鎳鐵產線120條,其中青山、德龍產線占比達到80%以上,且目前已經具備一定的煉鋼產能。

  包括力勤、華迪鋼業、青島中程在內鎳項目2022年將進一步投產,Mysteel預計2022年印尼將新增投產62條鎳鐵產線,屆時中高鎳鐵鎳金屬產量將達到109.5萬噸,增幅達30%。

  同時,2021年伴隨力勤濕法項目,青山火法冶煉高冰鎳正式產出,華友、中偉在內的一大批企業也開始在現有新能源布局的基礎上繼續擴增產能,新的產業園區涉足鎳、鈷、鋰多個板塊,加速產業布局。技術工藝上,除卻RKEF火法工藝、HPAL濕法工藝,成本和碳排放更具競爭力的火法富氧側吹工藝也被關注并實踐?!贰吠卣归喿x

  三、鎳礦需求日益走高,資源與貿易定價矛盾突顯

  

 

  HPM以LME均價做參考,年內鎳礦價格雖然整體呈上漲趨勢,但距離國際價格仍相差較遠。以現實為例,12月印尼Ni1.8%(35%)FOB 44.08美元,較國際市場Ni1.8%價格低一倍水平。

  印尼政府之所以設定的HPM低于國際市場價格,主要是為了吸引對本國冶煉行業的投資及促進冶煉發展。但HPM實施以來,受到諸多問題與阻礙,導致市場尤其是礦山對于重新規范價格及銷售流程的呼聲也越來越強烈。尤其伴隨越來越多的項目投產,尤其新能源項目的發展,礦山對于低品位鎳礦的定價,包括其中鈷元素定價的考量被提出。

  印尼當地鎳礦的銷售交易實際通過 CIF 進行交易,且礦山一般不直接銷售給工廠,必須經過一些貿易商、貿易商中間或附屬冶煉廠下的貿易商。而且裝貨港與收貨港品質檢測存在的差異,最終礦山會產生超出 FOB 交易規定費用的額外費用。

  據Mysteel調研了解,2021年印尼中、高鎳生鐵產量預計達到84萬噸,折算鎳礦年需求量在8000萬濕噸以上;2022年尤其伴隨包括青山、力勤及其他企業高冰鎳、MHP項目投產,預計對于鎳礦年總需求將過億。需求日益增加,而實際貿易中礦山抗議的聲音也越來越大。為此,近期鎳礦協會對于定價機制和實際實施提出了包括鎳礦交易基于FOB、考慮其他礦物元素價值、冶煉廠平均使用注冊測量師、對所有礦區進行了詳細勘探等11條要求。

  資源競爭將促使鎳礦定價標準的進一步改革,市場供需角度看后期價格也將日益上漲,擁有礦資源的冶煉廠將更加具備競爭力。碳稅政策將于2022年4月1日正式執行,到底落地效果與執行力度如何,市場多表示還需繼續等待。長期來看,預計煤電在碳稅的影響下規模不斷縮減,電力系統對煤電的依賴程度也逐漸降低。將逐步從電力供給巨頭演變為電力系統中不足輕重的一部分。也使得印尼向著2025年前全面實施碳交易體系,2060年實現碳中和的目標更邁進一步。




    相關閱讀
自慰精选